您的位置:

首页  »  人妻小说  »  在韓國留學的日子

分享到:QQ空间新浪微博腾讯微博人人网微信一键分享
在韓國留學的日子
是来韩国的头一年,我们学校由于是第一次招收留学生没有经验,所以没有给我们準备留学生专用的宿舍,只是在学生宿舍里划了一个专区给我们,当时所有留学生里只有我一个中国学生,我和两沙特人一美国人被分在一个宿舍,由于中东人的体味太重,没有几天我就受不了了,于是便申请了住宿补助,在学校旁边的公寓楼里找了一户提供寄宿的人家搬了进去。我本身是朝鲜族,虽然韩语不怎么样但和这家人交流起来也没什么太大的障碍。
  这是一个四口之家,丈夫三十出头在工地上干活,十分忙,经常连续几天都在工地,据说三天就能挣六十多万韩圆(相当于四千左右人民币)。那女主人要比丈夫小几岁,当年是二十七岁,虽然长得不是十分的漂亮但眉目清秀皮肤白嫩,身材也很好,尤其是有着韩国妇女典型的贤淑性格,一天到晚笑膊的,露出一口雪白的牙齿。两个孩子男孩四岁女孩两岁,天天在家里疯跑,要不就扒在我房门口偷看我在干什么,我不怎么喜欢小孩,一般不理会他们,有时候实在讨人厌我就用中国话骂:「操你妈!」特别是当着那少妇的面骂更是爽,骂了她她还笑膊的~~开学头一年功课不是很繁重,上午上完课以后一般我都回家,做做功课画画草图学学韩语,然后就看看电视和少妇聊聊天。她不上班,大学毕业后就结婚了,然后一直在家操持家务带孩子,由于岁数相差不多,而且我又是个外国人,所以我们聊天的话题很多,没多长时间我们就十分熟悉了,她也不像开始那样见外,对我的称呼也从尊称「XX氏」改成直呼我的小名,我也从「阿祖妈」(韩国人对已婚妇女的统称)改叫她「奴娜」(男人对姐姐的称呼)。
  当时我除了偶尔和学校的那个美国小子逛逛妓院就再没什么比较稳定的性生活了,因此在家里时经常看着正淑姐丰满的屁股想入非非,但想归想,我可不敢有什么过份的举动,要知道她丈夫可是很壮的。但天从人愿,该发生的还是发生了!一天晚上我和同学喝了酒后醉熏熏的回了家,正淑姐见我东倒西歪的样子一边数落我一边把我扶进房间,然后给我铺好床让我躺下,其实我当时并没有表现出来的那么醉,韩国的烧酒很上头但没那么醉人,虽然身子不怎么听使唤但神智却很清楚,我只是有那么一点醉意罢了。
  我躺在床上,正淑姐弯着腰帮我脱上衣,我的注意力却集中到她鼓溜溜的胸脯上了:「姐姐~~~~」她嗯了一声继续给我脱袜子:「怎么了?」我指了指她的胸口:「湿了。」她低头一看,脸腾的一下红了起来,对我翻了一个白眼就转身逃了出去。原来她乳房尖部的衣服被什么弄湿了,紧紧的贴在她的乳房上,把两只乳头的轮廓清晰的显现出来,从我观察到的情况来看那肯定是奶水,因为有几次我清晨起床的时候见过她给她女儿餵奶,虽然那女孩已经能吃东西了但看来还没断奶啊。
  躺了不知道多长时间,头不怎么晕了,我爬下床到外面找水喝,出了房间发现她正用手支着脑袋侧躺在地上看电视,我一屁股坐在她身后,正淑姐回过头来,脸还是红红的:「是不是渴了?」我点点头,发现她换了件短袖。正淑姐从冰箱里给我拿来水瓶,我一口气干掉半瓶,见她还在一边等着,便把水瓶递给她,她接过放回冰箱里,然后回来坐在地上。我斜眼看了看她:「姐,孩子都那么大了你怎么还让她吃奶啊,听说这样对女人身材有影响。」正淑姐的脸再度红起来,这次连耳根都染上颜色了。
  她转身在我的腿上狠狠的捶了一拳,我夸张的大叫一声,正淑姐眼睛瞪得溜圆:「孩子都睡了,你别把她们吵醒。」我哼哼唧唧的揉着腿,她也不再理我,专心的看电视,一时间两人都没有话说,我坐了一会感到无趣,便回房间睡觉了。由于是週日,我一觉睡到十点多,醒来后想想昨晚的事情倒是稍微有一些后悔:要是不对她说的那么轻浮就好了……正胡思乱想着,门忽然开了一个小缝,正淑姐的儿子把小脑袋伸了进来,见我正看着他,忙把脑袋缩回去在外面大喊:「妈~妈~哥醒啦!」妈的这个小兔崽子,我叫你妈姐姐你叫我哥,这不是差辈了么。
  「君!出来吃饭!」正淑姐在外面喊我,我懒洋洋的下了床,到卫生间洗漱了一番,顺手拔了两根鼻毛,再照照镜子:嗯,多精神的一个小伙儿啊。吃饭的时候看看正淑姐,还如同往常一样,我也就不再想什么了,专心的吃饭,才吃了没有几口,正淑姐问我今天有没有事情,我说没有,她挑了挑眉毛淡淡的说:「那就陪我去採购吧。」只有去了,加上两个叽叽喳喳的小崽子,一行四人搞得像一家子一样,不过我心里倒是窃喜不已,开出租车的大叔在我们临下车前还对我说:「你儿子长得像你太太的地方多。」我呵呵笑着,正淑姐羞得满脸通红,还没等反驳就让我拉下了车。看着远去的出租车,正淑姐直跺脚:「你看你看,我都没来得及解释!让人家怎么想啊?」我拉着她往超市里走:「算了算了,反正又不认识,误会了又能怎么样啊。」从地下一直逛到顶楼正淑姐都没给我好脸色,而且把买来的菜肉饮料酒什么的都塞给我让我拿,累得我腰酸背疼,两只胳膊好像要掉下来一样,可正淑姐完全无视我的疲态,一圈一圈的在商场里面兴致勃勃的逛,我多次提抗议也没用,一直到她逛得尽了兴。在出商场大门的时候出现了意外,正淑姐的女儿可能是好长时间没见到太阳光的缘故,大叫着向商场门前的台阶下跑去,看来很是兴奋,正淑姐直叫回来回来,慌忙追了上去,却不小心摔倒在地上,我把手里的东西放到地上前几步扶住她:「姐你没事吧?怎么样?」她抬头看看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回到旁边的女儿,鬆了口气:「我没事~」说着在我的搀扶下站了起来,刚迈出一步就「哎」的一声,我连忙问怎么了,正淑姐吸着凉气:「脚脖子~~」我蹲下去捲起她的裤管看了看,从外边看倒是看不出什么来,但稍稍一碰她就叫疼,看来扭得不轻,我要带她去医院看看,正淑姐连说不要,说回家养养就会好。我只好把她扶上出租车,又把两个孩子和买的东西塞到车里,和司机说了地方。在楼门口下了车,我看看还咧嘴缩脚的正淑姐,心想哥哥我今天是要受累到头了,让俩孩子看好东西,然后我蹲在正淑姐身前:「来,我背你上去。」正淑姐连说不用,自己能上去,我回头瞪了她一眼,正淑姐撅了撅嘴,不再说话了,我把身子向后靠了靠,然后拉过她的两手搭在我肩上往前一拉,正淑姐柔软的身子便贴在了我的后背上,我暗爽了一下,然后挽住她的两腿起身,正淑姐胸前两只软绵绵的乳房紧紧的贴在我背上,我几乎能感觉到她两粒乳头与我后背的接触:好像没带乳罩啊!我故意扭了扭身子,终于确定了我感觉的準确性,确实没带。
  正淑姐似乎也感到了我们亲密的接触,不自在的动了动身子,两只乳房在我后背的挤扭让我浑身发软:「正淑姐姐,你不动好不好,我可要上楼梯了。」正淑姐老老实实趴在我的背后,我背着她一步步向四楼走去,感受着她乳房的温度和柔软,真是时光苦短,好像一眨眼的功夫就到家门口了,真是衰啊~~~回家的第一件事就是给她处理一下伤处,韩国烧酒看来是不能用的,我让正淑姐坐到凳子上,然后从房间里把留给自己喝的三九龙滨拿出来打算给她擦揉一下,虽然没有跌打酒,这个也凑合了,效果应该差不多吧?
  刚给正淑姐脱掉袜子她就挣扎起来,说不用我,要自己来治,我抬头看看她红扑扑的脸蛋,然后拉下脸来说:「正淑姐你要是再闹我就不高兴了!」她老实下来,看了看在一边看热闹的两个孩子,然后用象蚊子一样的声音对我说:「轻点啊~~我怕疼~~」我把酒瓶打开,在手心里倒了一些酒涂抹在她的伤处,然后把她的脚放到我的膝盖上轻轻揉搓起来,说实话我心里还真没有底,这样到底会不会有效果,不过按摩一下总会有帮助的吧?开始我还能专注于我的治疗工作,但渐渐的注意力就被正淑姐的小脚吸引过去了:我从来没有仔细欣赏过女人的脚,如今在这么近的距离下看起来还真有些让我心动,而且越看越觉得美。
  正淑姐的脚很小,而且十分的白嫩细緻,脚底和脚髁等常与鞋袜接触的部份也没有十分粗糙的皮肤,最漂亮的还是她的脚趾,一根根十分圆润柔软,不像我的脚趾一样又粗又硬,脚趾甲上涂了一层亮油显得十分剔透,我不由把嘴凑过去想用嘴含住它们,但随即反应过来及时的克制住冲动,但还是没能忍住深深的闻了一下,正淑姐走了大半天的路,脚上居然没有异味,反而有一股淡淡的皂香!我的动作更加轻柔,双手不再局限于她的脚腕,而是无所不致的在她的脚各处揉捏起来,一边还不停的闻着那股令我陶醉的香气--当然还有白酒的味道。我完全陷入了对正淑姐美脚的迷恋中,忘了时间,忘了地点,忘了一切,眼前只有这只白嫩迷人的小脚,直到被正淑姐一声细不可闻的呻吟声惊醒,我慌忙抬起头,却和正淑姐慌乱的目光对了个正着,她忙闭上眼睛把红云迷布的小脸扭到一边,同时轻轻的试图把脚从我的手中抽出来,看着正淑姐娇羞的样子,我的头晕晕的,心脏也狂跳不止,几乎有些控制不住猛扑到她身上的慾望。就在这时,我放在房间里的手机响起来了,我的手下意识的一鬆,正淑姐趁机把脚缩了回去,然后把两腿蜷起来,把脸深深的埋进两只胳膊的臂弯里。我吐了口气,回到房间内接电话。等我出来的时候,正淑姐已经不在了,而她卧室的门正紧紧的关着。眼看着天有些黑,看看表,已经接近晚饭时间了。我看着紧闭的卧室门,摇摇头笑笑,看来这顿饭得我来做了。做什么呢?我一共才会做三个菜,正淑姐爱吃鸡肉,那就做这个吧,酱鸡翅可是我做得最好的一个菜了。绕开过程就不说,总之三个菜做完已经是一个半小时以后的事情了,我又把上午剩下的酱汤热了热,要知道韩国人吃饭没有汤可是不行的。
  摆好了桌子,我来到正淑姐的卧室门口,把耳朵贴在门上听了听,里面静悄悄的一点动静也没有,睡了?我敲了敲门,里面没有声音。再敲敲,正淑姐看来是醒过来了,只听她「啊」的惊叫一声,「怎么办怎么办~~~」正淑姐不好意思的低着头打开门:「睡~~睡过头了~~我这就给你做饭去~~」我呵呵一笑,把身子移开。正淑姐抬头正要迈步,却看到已经摆好的餐桌和我做好的晚饭。「你~~你做的??」正淑姐惊讶的看看我:「你还会做饭?」「哇!有鸡肉!」正淑姐像个孩子一样一拐一拐的冲到桌子前:「真香真香!孩子们快来吃饭!」喊完边自顾自的坐下打算动手,我拉下脸来:「你怎么这么髒?连手都不洗就想吃饭??」她狠狠的剜了我一眼,然后拉着两个孩子去洗手,回来时又白了我一眼,我只能苦笑一声,谁让她是女人呢。「嗯,好吃好吃!」嘴里塞满鸡肉的正淑姐全然不见了平时那贤淑稳重的样子,眼睛笑膊的看着我,一个小脑袋犹如小鸡吃米般点个不停,带得脑后那马尾巴辫子一抖一抖的。「好吃?」我手支着下巴看着正淑姐可爱的吃像。「嗯嗯嗯~~~」她含含糊糊的连连点头,右手抓着一只鸡翅膀在啃,左手却已经伸到盘子里去抓那只最大的鸡翅膀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