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少妇小说  »  拿什么爽死你,我的爱人

分享到:QQ空间新浪微博腾讯微博人人网微信一键分享
拿什么爽死你,我的爱人
「亲爱的!」

  「喔,丫头,干嘛?」认识她半年了,我习惯性的叫她丫头,而不是她的名字,至于为什么,我也说不清楚,总觉得这个称呼才符合她的性格。

  「给你猜个迷。」

  「猜谜对我来说,基本上等于强 奸我的智商,但是鉴于你经常被我强奸,所以我决定大发慈悲给你一次报仇的机会。」「滚!你猜还是不猜?屁话那么多!」丫头在电话那边急了。

  「猜,猜,猜……你说,你说」

  「嘻嘻,这还差不多,你听好了喔。5、3、25……」「完了?」「对啊!」

  「我擦,这是什么狗屁谜语啊,等我百度一下去。」「嘻嘻,去吧,你打电话求助百度他爹李彦宏都可以。」「拉倒吧,李彦宏现在正陪她老婆在被窝里造小人呢,他哪儿有心思理我……」「少废话!快猜!」「三五一十五才对啊,这是哪个脑残出的题,连算数都不会。」「去死!你才是脑残。」「…猜不出,好吧,我宣布从今天开始你是大脑,我是细胞。」「什么意思?」「说明你强 奸我智商的计划得逞了,那我们之间关系就是大脑和细胞之间的关系咯~」「大脑和细胞之间有什么关系?」「就你这脑容量还跟我玩猜谜??听好哦,大脑『干』细胞,大脑和细胞之间是『干』的关系。」「去死~~~!!!」「好了,公布你那个世界第一难题的谜底吧……」「真猜不出来?」「真猜不出。」

  「你怎么这么笨?」

  「嗯…因为刚被你强 奸了,后果相当于大脑被驴踢过。」「是啊,回头真的找头驴踢残了你,让你下半辈子都别想再近女色!…好了,本小姐公布答案了哦,你听好,5、3、25,谜底就是,我限你5分钟之内穿好衣服、3分钟之内下楼打车,25分钟之后出现在我家门口!」「我擦,赶着生孩子啊?我刚被你强 奸过,就算早产,也要等8个月吧…」「人家想%……&*嘛~~」「11点10分了大姐,你在滨江哦,我现在过去,到你那里天都亮了,而且昨晚我们不是刚做过吗?」「昨晚和今晚的性质不一样嘛。」「有啥不一样?」

  「因为今晚阿根廷0比4输给德国了。」

  「我草,这也叫理由!!!」

  「你到底来不来!」

  「厄…」

  「你还敢犹豫!我命令你过来,你还敢犹豫!!说!你现在是不是在干对不起我的事情!」「绝对没有!我刚才只是在计算一下时差,所以犹豫了一下~」「什么时差?」「我是在想,如果我现在打电话过去南非,问候一下马拉多纳他妈妈,会不会吵到他睡觉……」「滚!40分钟以后我见不到你,你以后也别想再见到我!」说着,那边把电话挂了。

  今天是我们公会开荒25人ICC,HLK的第3个CD,昨晚被灭的还剩下7次,因为昨晚我和丫头在OOXX,所以不是我带团,今天开团前我组织干部深刻反省了一下昨天开荒中的失误之处,最终得出结论是因为战术安排出现问题,指挥员没能及时发挥作用,再加上若干脑残总是在转阶段的时候去踩地上的黑水被炸飞,造成大面积减员,而且死的还都是治疗。

  所以今晚我打算带他们做最后的这7次尝试,本来我也没打谱我们团今晚能过这只王,但是我要跟他们示范如何做一个合格的团队指挥,刚打到第二场,丫头的这个「竞猜电话」就进来了。算了,打完再说吧,放下手机,我又切换到游戏里面,看着一群人在那里无聊的跳舞。

  「好了,我回来了,大家准备」我拿起麦克风,按着F5说了一声。

  「会长!报告……」歪歪里面有个很猥琐的声音传过来,这是我们公会的猎人队长,名叫亨远。公会里面尿最多的人,每次开打前他都要去尿一泡,估计是担心打王的过程太刺激,搞得失禁……「报告个屁,打完这只王再去尿,我赶时间,我刚刚接到通知说小区里15分钟后要停电,等会让云中剑带团!阿科,倒数开王」「不是报告这个事情……」「有屁快放!什么事情?」

  「会长,我是想说,你刚才接电话的时候,没关麦克风……」「我擦!厄,那个之前是说要停电的。闭嘴开打!」关掉电脑已经快12点了,伸个懒腰,站起身来刚要去洗手间,发现电话就响了,在这个寂静的夜里,我的手机铃声显得格外刺耳,但是更刺耳的是电话接通以后那头传来的尖叫声。

  「非礼啊!救我!啊……」我草!演电视剧呢,但是这叫声也太惨烈了,不像是装的,她的喊声听得我心脏都要从喉咙里面窜出来了,我楞了3秒。然后随便拿起一件T恤穿着拖鞋就跑下楼了。边跑边打电话过去,一开始两通没人接,到后面乾脆就关机了!

  「靠,玩真的呀,不会是她那个混蛋前男友回来了,在欺负她吧。」越是这么想,我越是着急。

  到了她家门口的时候,我发现门是虚掩的,门里一点动静都没有,我悄悄的推门进去,紧跟着一个不明飞行物以每秒钟10米的速度朝我飞来。说时迟那时快,我迅速抬起双手,灵活扭头,用超出常人0.5秒以上的反应速度,以一个饿虎扑食的姿势灵巧地用脸部接住了这个物体,这是一个黑色的暗器,打到身上并不疼,闻一下有一股淡淡的骚味,扯下来一看原来是一个女士内裤……「我擦,我就知道你装强 奸骗我快点过来,以我的智商怎么可能被你骗到?!」我说完这话,左臂的地方一个软绵绵的物体就挤了过来,她揽着我的肩膀用她胸部在我的手臂上蹭啊蹭。我被她拉着走到沙发边坐下。

  「你既然知道我骗你,那你为啥衣服拿在手上,光着膀子,穿着拖鞋就来了,嘿嘿,分明是紧张人家,还装。」「谁装!今天35度,我热」「是吗?那我们去江边走走,吹吹风吧?我都在房里闷了一天了!」「好吧」我打量她一眼,「你就穿这一身出门吗?裙子短的连你的屁股都遮不住。」「怕啥,都快1点了,外面没人,走嘛,快点啊」,不等我分说,她已经拉着我到了走廊里锁好了房门。

  「小荡妇,我问你,你门都不锁,万一刚才破门而入的人不是我,是别人怎么办?」「哼哼,我早就想好了,你要不来我就开一晚上房门,如果进来是个男的,我就扔一盒安全套过去,如果进来的是女的,我就扔一根按摩棒过去,嘿嘿。」「按摩棒?!我擦,你还有这么高端的设备?我怎么不知道?」「你不知道的事情多了,我的按摩棒是目前市场上最高端的那种型号,声控全自动型!」「那等下给我见识见识呗~」「好啊,到江边给你看!」

  「不是吧,你还随身带着了?」我又仔细看了一下她这件半透的睡衣,没兜,怎么看也不像有放那种道具的地方,「我擦,你不会是夹着出来的吧?」「滚!你这个臭流氓!」说着,她在我的手臂上狠狠地掐了一把。为了避免她的指甲油进到我的肉里,我只能作杀猪状惨叫。然后顺势摸了她下面一把……「我擦,你,你,你!衣服透也就算了,裙子还这么短,裙子短也就算了,我擦,你连内裤都不穿!」她在那里嘿嘿嘿的笑,「你不是让我给你展示我的按摩棒吗?看好哦」,说着她就像一个麻花一样把身体缠在了我的腿上,用下身的毛毛蹭着我膝盖的皮肤,把嘴凑到我的耳边,边吹气边轻轻的说「亲爱的,你知不知道,不穿内裤很刺激啊,风吹到下面,水就会不由自主的流出来~」,而这时我也分明感觉到了我的膝盖上有一股潮湿感贴上来,两个小肉瓣在我的大腿上来回游走,蹭得我凉飕飕的。

  我下面不自觉地硬了,这时一只小手忽然伸过来握住了我的鸡巴,我抬头看她,她一脸恶作剧般地坏笑「你看,你看,我说是声控的吧!哈哈哈。」「小丫挺你敢耍我,看我不把你插成蜂窝煤!」「哈哈,好啊,我是煤球,你就是捅火棍,你来追我啊,追上我咱们就乾柴烈火!」说着她就跑了起来,睡裙被一阵风撩起,小屁股在那里一晃一晃,两瓣柔嫩的臀线之间那对娇小粉红的蚌舌也随着她的跑动欲开欲合,伴着路旁昏黄摇曳的灯光,那令人着迷的香穴边缘似乎有一滴晶莹剔透的凝露摇摇欲坠,而当我把视线移到她的大腿根部时,发现俨然已经有几滴露水划过的痕迹,就像是稚气孩童哭闹之后粉嘟嘟的小脸上挂着的几道泪痕,一直蜿蜒到了她的膝盖弯处。

  这一幕看得我恨不得立刻追上去将她就地正法,只可惜大鸡巴不争气,前面受到了太剧烈的刺激,此时正昂首挺胸地在裤裆里支楞着,稍微一动裤子就会把龟头磨得生疼。没办法,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到嘴的小羚羊蹦蹦跳跳的消失在远处的树丛后面。

  趁她遁隐在我的视线中的时候,我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把手伸到裤子里,把鸡巴调整到了一个比较舒服的位置,左右晃动了一下大腿,确定没什么问题之后,我就恢复到饿狼形态,迅速的朝着猎物消失的地方奔去……为了不辜负老马带队阿根廷0:4输给德国的好意,那晚我们吹着江风做了4次,之间偶尔有几艘货船过去,她就会把自己的叫声音故意抬高 2个八度,而我也会随着她的呼喊,把活塞运动的频率从9浅1深改为0浅1深,每次深入进去,她的身体都不由自主的往前面探过去,最后索性把头扎进了草丛里。

  当她的大腿根部再一次开始抽搐的时候,我就把鸡巴定格在她身体的最深处,用我的龟头在她的顶端那个小口周围绕圈然后对准那个小口猛扎一下。她这时就会用手抓紧我,恨不得把指甲镶进我的肉里。

  虽然到第三次的时候我喷射的慾望已经变得十分飘渺了,但我还是坚持突破那个极限,直到大脑再一次变得空白、麻木,我用手臂环着她的胸部从后面紧紧抱着她,她这时都会侧过头用舌头伸到我嘴里游走。第四次的时候因为前面做的有点忘乎所以,我和她的膝盖都被磨破了一层皮,所以只能站着做,这样一来,射精的感觉就更难找了,我也开始有点憎恨马拉多纳为啥非要输四个球!

  完事之后我们在地上躺着聊天,直到天边微微泛起鱼肚白,她跟我讲着自己以前的一些经历,而我则继续角色扮演,意淫是我的强项,所以当我把自己想像成她过去故事中的一个个角色的时候,结局总可以逗得她捧腹大笑,真的是捧腹大笑,因为每次做完她都不自觉地去揉小肚子,说里面酸疼……临走时为了纪念此次的江边保卫战,我对着钱塘江撒了一泡尿,由于憋得时间有点久,这泡尿无论是从射程还是后续弹药供给上的表现都令人相当满意。她看的张口结舌,为了彰显她争强好胜的性格,在我第一轮轰炸结束以后,她居然也决定对着江边来一泡尿……只不过两国在军备上存在的巨大差距最终决定了她只能采取半蹲式的站姿,而且没法将自己的炮弹送出我那样优美的抛物线,她反覆琢磨很久,只好作罢,决定采取空投式作战方针,将弹药通过自由落体的线路来对敌营进行炮轰。只不过这样做的后果是,敌损一千,自伤八百,「弹药残余」遍布在她的大腿之间,伴随着我夜里喷射在她体内的乳白色残留物一齐纷纷滴下。

  「嘻嘻,出门急,忘了带纸。你不许骂我哦」她冲我做了一个鬼脸,然后坏笑着。

  「没关系,都是咱自己的东西,又不脏。而且现在又没什么人看到,等会回家洗一洗就好了」「那我告诉你,另外一件事情,你也不许骂我」「怎么会呢,爱你都来不及,啥事?」「出门急,我不仅忘了带纸,还忘了带钥匙……」「我擦!!!」「亲爱的。」

  「干吗?」

  「没带纸」

  「我知道!」

  「我屁屁没擦,觉得难受~」

  「谁让你不带钥匙,难受着吧」

  「你帮帮我吧,真的很难受……」

  「我怎么帮你?」

  「帮我舔乾净。」

  「……」

  「你刚才说了的,都是咱自己的东西,又不脏。」不得不说我确实做不了一个称职的作家,别说每天码字1万,我对着电脑的时候,能做到每十分钟少开一次小差,就已经谢天谢地了。

  话说在高中的时候,我的一篇讲述蚂蚁抱团过洪水的拟人小说就曾有幸被「榕树下」邀稿,高考时作文又奇迹般的得到了满分,(我那年当地政府很黑,高考的分数,拿着5块钱去教委填张表就可以查了。)上大学以后疯迷张晓风,他那句「有一种花,你没有看见,却信它存在。有一种声音,你没有听见,却自知你了解。生命是一项随时可以中止的契约,爱情在最醇美的时候,却可以跨越生死」,至今让我难以忘怀。在那个少不更事、又愤世嫉俗的年龄,一个梳着愤青头拿着英雄牌钢笔的傻小子一天到晚坐在图书馆写东西也倒成为了山大图书馆一隅的一道特别的风景线,而这一幕同样也为我之后处男生涯的终结埋下了伏笔。那段日子,一部色情小说和一本新华字典就是我的夥伴。

  尽管我至今都不敢承认我是一个才思泉涌的写手,但是事实上这几年来,每每写完一些文字,总会被一些「慧眼」之士看中,并谬赞一番,直到他们把我夸得面红耳赤、胃肠翻滚为止。于是乎,我总是戏谑性地称自己的文章为「李亚鹏式的文字」,人丑演技差,可就是有导演缘!

  今天看到起点网高手林立,诸如番茄之流,虽然鄙视,但也是怀着佩服的一种鄙视。一般作家写书要么架空历史、要么架空情感,而人家番茄兄的文字居然可以做到架空智商,把读者当成白痴。而更可悲的是他居然还可以连续几个月蝉联排行榜第一。黑幕啊黑幕,虽然我的感慨有一点点吃不到葡萄说葡萄酸的心理,但一想到我无法成为起点签约作家这个事情,我就觉得有点气馁。

  算了,世事悲凉,感慨万千也是徒然,一条苍龙蛰伏久了也只能认命,做一条长虫,还是在咱们成人文学站找找归属感吧。

  【完】